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智能

中华大典武汉篇收官

智能
来源: 作者: 2019-06-09 15:46:13

小孩发烧不能超过几天
小孩发烧不能超过几天
小孩发烧不能超过几天

《中华大典》从1989年开始试编,是国家组织编写的一部大型中华古籍百科全书,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文化工程。全书包括《哲学典》、《数学典》、《文学典》等24典。武汉三高校承担编纂出版《语言文字典》,由已去世的著名辞书学家、湖北大学教授朱祖延主编。

《语言文字典》共约2500万字,包括文字、音韵、训诂等3个分典,分别由湖大、武大和华中师大负责编写。该项目启动已有19年。

《语言文字典》执行主编、武大教授宗福邦昨日介绍,语言文字过去一直没有独立地位,都是附属于《经》学中。这次编写是将过去2000多年语言文字学方面的分散资料进行总结汇集,按照现代学科分类,完全独立出来。每个分典引用的文献都达1000多种,覆盖先秦到辛亥革命。“这是继《汉语大字典》之后整理难度最大、工程最艰巨的整理工程”。

此前,武大编撰出版的《文学典·明清文学分典》约1200万字,收入诗、文作家近2000名,其中八成是今人没有研究或很少研究的。

李思维教授:15年只做编典一件事

因学问冷、偏,在评职称等方面起不了作用,《中华大典·语言文字典·训诂分典》曾经无人愿意接手编撰。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汉语教研室李思维教授临“危”受命,15年只做编典一件事。昨日,谈及15年编典的艰辛和枯燥,77岁的李思维称“值得”。

接下“烫手山芋”

编典第一年头发全白了

上世纪90年代,《训诂分典》因工作难度大、对个人发展实际效用低等原因,成为没人愿意接下来的“烫手山芋”。有两位教授先后接到编撰任务后,都不得已而放弃。原本非编纂组成员、已经退休的李思维临“危”受命。谈起这段往事,他认真地说:“自己想着要为华中师大的学人争口气,为华中师大争口气。”

李思维的老伴伍凤容回忆,项目刚开始阶段,李思维的头发一年间全白了。当时,项目组人手不够,且面临资金短缺。“别人都忙着评职称,都嫌这个项目太麻烦。所有人都说他不该继续搞下去,可他一直坚持着”。

查阅3000多种古籍

倾注毕生所学

训诂学主要研究解释历史文献中的语言问题,在各种学问中一向以冷、偏著称,工作主要是做查古籍、归类解释这样的苦功夫。参与《中华大典·语言文字典·训诂分典》编撰的华中师大教授曹海东感慨道:“项目组中,有人从中年做到老年,有人从老年做到去世,把毕生所学都倾注在了这本分典中。”

李思维每天一大早准时到工作室,对资料一个标点一个标点地修改批注。工作室十分简陋,除了桌子和书籍,其他地方都布满灰尘,墙角都结上了蜘蛛。

在工作室泡了5400多天,李思维带领的华中师大团队查阅3000多种古籍,复印、摘抄草稿装了五六麻袋,终于完成了800万字书稿。上周,出版社来取稿时,得两个人才能搬下楼。

心力交瘁住院3次

病重失忆时只记得编典

编撰工作遇到了大量意想不到的困难。很多资料都在《永乐大典》中,但大典已被毁;不少历史文献前后矛盾,真假不明。原本身体硬朗的李思维因心力交瘁病重住院了3次。今年3月,他的右脑还被查出一个鸭蛋大小的肿瘤,手术做了整整13个小时。术后,医生对他说,他会丢失大量记忆。“别的事都记不清,编典的各项事务他都记得清清楚楚。”老伴伍凤容感慨地说。

“我们不仅完成了这项国家工程,而且培养了一批古汉语研究人才。退休之后,如果什么都不做,时间还不是过去了。我做这个一点也不后悔!”李思维说,“这15年很辛苦,但很值得。”

(黄莹 通讯员党波涛 曾师斯)

链接

《中华大典》24典

《中华大典》共分24典,包括《哲学典》、《宗教典》、《政治典》、《军事典》、《经济典》、《法律典》、《教育典》、《语言文字典》、《文学典》、《艺术典》、《历史典》、《历史地理典》、《数学典》、《物理化学典》、《天文典》、《地学典》、《生物典》、《医药卫生典》、《农业典》、《林业典》、《工业典》、《交通典》、《民俗典》和《文献目录典》。

参与编撰《中华大典》的学者专家约3000名,这套书目前已出版和编撰完成总量的56%。全书预计总字数达8亿多字,规模为明朝《永乐大典》的两倍,计划2015年完成,将成为我国最大的工具书。(黄莹 通讯员党波涛 吴珊)

香珀特已获准参加部分球场活动_0

父亲:博格巴去皇马会很有趣

诺瓦克膝盖韧带撕裂,赛季报销_0

香珀特已获准参加部分球场活动_0
父亲:博格巴去皇马会很有趣
诺瓦克膝盖韧带撕裂,赛季报销_0

相关推荐